首页 » 汽车 » 正文 »

「永利皇宫服务」融资2亿身价十亿 “剪刀手”贺建奎的基因生意

2020-01-11 19:29:03 10:28 来源:互联网 
11月28日,因“基因编辑婴儿”而陷入舆论漩涡的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现身于香港举行的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然而会后各方专家都表示,贺建奎的回答避重就轻,并无诚意。其中明确披露贺建奎持股比例的公司有2家,分别为瀚海基因和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其直接持股比例为27.42%和45.50%,均系第一大股东。身价十亿,彼时的贺建奎刚回国5年。此外,有300名学者联名十问贺建奎,正对其进行

「永利皇宫服务」融资2亿身价十亿 “剪刀手”贺建奎的基因生意

永利皇宫服务,11月28日,因“基因编辑婴儿”而陷入舆论漩涡的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现身于香港举行的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会上的讨论和提问环节,与会的诸多基因研究学者、伦理学家就基因编辑事件对其展开车轮式的问询。

然而会后各方专家都表示,贺建奎的回答避重就轻,并无诚意。会议现场主持人,英国干细胞生物学和发育遗传学系专家洛弗尔-巴奇称,其个人感觉贺建奎误入了歧途,并没有做一个负责任的科学家该做的事情,这次的研究不是业界的突破,而是一小步倒退。

在大家都在关注基因编辑事件对错及伦理道德的时候,财经获取的一份融资计划书,揭露了贺建奎科学家背后的另一层身份——商人。

  8家关联企业,媒体曾报道其身价十亿

天眼查上对贺建奎的介绍,除了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外,还多了一个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海基因”)创始人。财经寻迹查询发现,除瀚海基因外,贺建奎担任法人或参股的企业还有7家。

在上述企业中,除了3家有限合伙的持股平台外,其余几家做的主要是基因测序设备、肿瘤早筛设备以及对应测试试剂的研发生产业务。其中明确披露贺建奎持股比例的公司有2家,分别为瀚海基因和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其直接持股比例为27.42%和45.50%,均系第一大股东。

财经在瀚海基因的官网上找到了今年3月14日,《千人》杂志发表的一篇名为《贺建奎:基因测序行业的“黑马”》的报道。报道中有这么一段描述,2017年7月31日,随着国产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 care的正式上市,一向默默无闻的贺建奎走进了公众的视野,成为了“科研明星”,头顶“第三代基因测序仪亚洲领头人”的光环,被赞誉为基因测序行业内的“黑马”,身价高达十亿。

身价十亿,彼时的贺建奎刚回国5年。

曾融资2亿,预测公司五年销售收入翻36倍

财经本次拿到的融资计划书,融资主体就是瀚海基因,贺建奎的身份是该公司董事长以及第一大股东,直接持股27.42%,算上持股平台的间接持股,总持股比例达33.25%。

公司主要生产的是贺建奎主导研发的国产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 care,产品2017年7月份才刚上市。此次的融资总金额达2亿元人民币,主要用于生产制造(9000万)、运营管理(6500万)、技术研发(2500万)以及临床试验(2000万)。据媒体报道,参与此次融资的有同晟资本,希夷资产等5家机构,在近两年创投市场萧条,各家机构都收紧钱袋的行情下,瀚海基因能拿下该笔融资也蛮不容易。

瀚海基因融资计划书中关于财务预测一块的数据挺值得回味。数据显示,公司预计2017年至2021年销售收入将从6928万元增长至250605万元,增幅近36倍;净利润从-636万增长至102907万元,增幅近163倍;毛利从55.99%增长至84.27%,直逼A股的贵州茅台,看着真是一门一本万利的好生意。

不过,有某微博大V称,贺建奎研发的这个三代基因测序仪,其实是买了美国已经破产的Helicos公司三代测序的技术,加以包装改进而成的。本着求真的态度,财经查找了Helicos公司的相关信息,发现2016年2月份的一篇报道《瀚海基因基于Helicos技术的临床测序系统在Nature子刊重点报道》。

由此看来,贺建奎教授当年声称的这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让世界震惊的产品,可能还真需要再打打折扣。

公司专家顾问团队阵容豪华,停薪留职创业受导师影响

瀚海基因的融资计划书中还列出了一个豪华的专家顾问团队名单,共5位,其中2位是贺建奎留美期间的导师Michael Deem和Stephen Quake,2位是在国内生物信息领域颇有声望的院士学者陈润生和陆祖宏,还有一位则是上述Helicos公司的创始人Bill Efcavitch。

据有关媒体报道,贺建奎的导师Stephen Quake不仅是基因测序领域的顶级科学家,拥有四院院士头衔,而且是10多家公司的掌门人,拥有3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有至少3家公司被收购,总收购价达数十亿美元。贺建奎在接受《千人》杂志采访的时候称,正是导师的这个背景冲击了他原本认为的学者就应该专心于学术研究的观念,萌生了创业的想法。翻看贺建奎的履历财经发现,在南方科技大学任教没几年就开始了停薪留职的创业生活,一门心思扑在了自己的企业上。

《千人》杂志对贺建奎的采访中有段话让人记忆犹新,他说,“高层次人才要得到稳定可靠的回报,此处的稳定可靠不仅指薪资高低,还包括他们能否获得综合运营公司的股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公司的主人,如果未来企业能够上市,创造几百上千亿的市值,那么他们就能获得财务上的自由”,从中多少能窥见其对财富的极度渴望。

截止发稿,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仍在发酵,国家卫健委、中科协相关负责人已做出回应称,相关部门正依法调查,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查处;中国科协将以“零容忍”的态度处置严重违背科研道德、伦理不端行为,取消贺建奎第十五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参评资格。此外,有300名学者联名十问贺建奎,正对其进行声讨。(财经 陈矿然 发自深圳)

上一篇:万科A:拟发行25亿元公司债券 用于北京、大连等7个项目建设
下一篇:王兴的远见 美团的执行力